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束

十分钟 年华老去

 
 
 

日志

 
 

向下通过咽腔这根管子让声音落下来  

2011-03-16 19:19:40|  分类: 声乐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唱歌的过程中,对每一个技术的细节进行解剖与分析,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非常重要的。

1、共鸣与呼吸

 共鸣需要腔体,所有的共鸣腔体都要连通一气,从心理上塑造人的整体歌唱发声状态。共鸣腔体不仅互为相通,而且,在歌唱发声时要积极而又松弛地打开。沈湘教授说:“好的共鸣状态就是深呼吸状态。用深呼吸的感觉把腔儿打开了等在那儿唱,好的共鸣音响就出来了。”

空气是使声音传导和发生振动的媒介物质。沈先生说:“一个好的共鸣音响,声音里面总是有混着气儿的感觉。这个气儿来源很深。胸腹之间的气儿和上面各种空腔都互相通着气儿。上、下通气儿,里外通气儿。音越高,气儿越通。所以说,‘高位置’与‘深呼吸’是辩证统一的整体。没有‘深呼吸’就没有‘高位置’,没有‘高位置’说明你用的气也不深。”

2、共鸣与音源:

 沈湘教授指出:“基音不纯,泛音也杂”,透彻地分析了共鸣音色不纯的主要原因,并将解决这方面问题的科学唱法作了明确的阐述:

 ⑴、“让声音落下来”(简称“落”)

 基音只有得到各种腔体的混合共鸣之后,共鸣的音响效果才能变得丰满、圆润而又富有明亮的色彩。因此不能片面地追求单一的共鸣位置,而是打开所有的共鸣腔体使基音在这些腔体中按照“和声含量”的关系产生“共振”。

 基音共鸣的基础在胸腔,仿佛是宝塔的最底层。美声唱法将胸腔共鸣放在共鸣方法的首位,是几百年探索科学唱法积累的宝贵经验。

为了使歌唱者能够简捷、明了地找到胸腔共鸣的正确方法,沈湘教授用了通俗易懂的六个字,就能使学生找到良好的感觉。这六个极其重要的字就是:“让声音落下来”。

 具体唱法感觉如下:

 歌唱发声因唱法不同歌唱者对发音位置的自我感觉也不相同:有的人感觉声音是从声带的喉结里唱出来的;有的人感觉声音是从胸口里唱出来的;也有的人感觉声音是从喉结的上方某个部位唱出来的。发音的位置不同,唱出来的声音效果就不同。因为,声音的落点与声带着力的大小有直接的关系,落点越接近声带,声带着力支持发声的劲儿就越大,往往唱出音色很杂、又挤又卡的声音。落点比声带的位置高,声音的共鸣是浅白、无力的;落点过低又很难获得平衡、适度的共鸣效果。歌唱者可以凭着自我感觉进行不同落点发声的共鸣效果的比较,来辨别它们之间的差异。

 歌唱者用“让声音落下来”的感觉歌唱发音时,要按沈先生的话去做:“一起音就要张开大嘴,贴着咽壁看着‘嗓子眼儿’(胸口第二纽扣的位置)往下吸着唱,往后往下‘看’,一直‘看’到横膈膜 ,让声音落下来,落在喉底的胸口上。”

 “让声音落底”,是沈湘歌唱学体系基音训练最重要的方法之一。沈先生所说的“看”指的是心理感觉的“内视觉”,用形象思维和“内视觉”的心理成相术,可以巧妙而又省力的建立良好的共鸣腔体与通道,为基音共鸣创造最有利的条件。同时用“内视觉”引导,使呼吸在主观错觉中倒着把气“吸进来”,仿佛气流“贴着咽壁吸着唱”,往后往下流动,从而,使吸气肌肉群在“吸着唱”的神经支配下,保持提肋肌扩张胸肋的力量,与腹部上提的呼气感觉形成对抗,于是,气息便得到很好的控制;

 “让声音落下来”,不仅是“内视”的感觉,而且,还有“内听”的感觉:当歌唱者真的‘听’到落在胸口有一大块共鸣音响时,就能很快感觉到:胸口是“松开、虚张”的状态,胸口以下有个又空又大又暗的通气的空间腔体,这就是胸腔的共鸣空间。胸口以下越空、越松、越通、共鸣的音响效果越好,音色越纯。

 沈湘教授特别指出:“让声音落下来,在胸口上有一大块共鸣音响,是美声唱法胸腔共鸣的基础特征。你听,所有美声唱法大师的唱,包括男、女各声部,都有胸腔共鸣,只不过声部不同用的多少不一样,但都有落底的声音,不然,味儿和动静儿就不对了,要注意声音落底的时候不能加声带的感觉,声带不能感觉有振动,如果真的感觉声带也在振动,声带上挂着音,那就说明嗓子用劲儿了,那怕用一丁点儿劲儿,共鸣的音色就不可能纯了。”

⑵、“贴着咽壁吸着唱”(简称“贴”)

 “贴着咽壁吸着唱”是沈湘歌唱法的核心技巧。这种唱法的科学性,灵活性是显而易见的:它能支配和左右歌唱发声共鸣三要素达到最协调最平衡的状态,从而使歌声得到最完美的体现。歌唱者掌握这种唱法,就能充分获取歌唱表现的自主权,随心所欲地调动自身乐器的各个部位,以最省力的办法唱出最好的效果。

“贴着咽壁吸着唱”,它可以“举一反三”:其一,由于在呼气发声(自然形态)的过程中,主观上想着“吸着唱”,便使呼出的气流得到控制。于是在“又吸又呼”的感觉中使气息得到最有效的调整和有计划的使用;其二,由于在“贴着咽壁吸着唱”歌唱发声时,最容易获得口腔后部咽腔共鸣通道的“管子”的感觉,声音就能很方便地顺着这根“管子”的后壁(咽壁)“落下来”,声音一落底,混合共鸣的音响效果就出现了。于是,“打开喉咙”时喉咙便得到了彻底的解放;其三,正是因为找到了声音和气息混合在一起“贴着咽壁吸着唱”的感觉,一种通畅、松弛、圆润、明亮、纯净、灵活的共鸣泛音音色便在咽腔里产生了,并且赋予声音更为柔和的特性。这种柔和的声音是声音与气息的混合、真声与假声混合的产物,于是歌唱者掌握了“贴着咽壁吸着唱”的感觉,就可以使声音从下到上再从上到下沿着咽壁的共鸣轨道自由地换声、自由地变化音域,扩展音域与统一声区的目的就能够达到;同时,它又可以使歌唱语言中的各种母音(元音),在统一的共鸣腔中产生统一的共鸣音色,使“字正腔圆”的艺术效果得到最完美的体现。

 总之,“贴着咽壁吸着唱”,不仅使歌唱者感觉舒服,能持久演唱不至于疲劳,而且优美的歌声使观众能得到声乐艺术最美好的享受。所以,不能小看沈湘教授所说的这七个简单的字。恰恰相反,我们学唱的人应该不断地在实践中切实领悟它的内在深刻的含义。因为,这是沈湘大师留给我们宝贵声乐文化艺术遗产中非常珍贵的东西。

“贴着咽壁吸着唱”的具体方法与感觉:

歌唱发声时,用“后半扇儿唱”的感觉,先想着后脖梗,在后颈的位置找咽壁,好象在这里有个“歌唱家的嘴”,从后头“张嘴”想着“贴着咽壁吸着唱”。这时小舌头轻微、松弛地上抬,同时喉结下沉,于是拉开了咽腔上下的空间距离,喉咙便在“吸气”的感觉中“打开”了。歌唱者凭着“内听觉”和“内视觉”去“听”去“看”产生在咽壁和咽腔通道里明亮、纯净、松驰、柔和的共鸣泛音音色。当“声音向后碰响咽壁”时,“看”着声音沿着咽壁轨道,向上通过鼻咽口进入鼻咽腔,在这里形成声音的“涡流”,听到的是一团圆亮的声音在鼻咽腔里振动;向下通过咽腔这根管子“让声音落下来”;“贴着咽壁吸着唱”可以产生三个不同方向的“吸气感”:在口咽腔的咽壁上有一种向后(从嘴到咽壁)吸的感觉;在鼻咽口的后上方有一种向后上方吸的感觉;在胸口直到腰部有一种向下向四周围吸的感觉;于是,前后,上下所有的共鸣通道都“打开”了,为混合共鸣创造最好的条件。“贴着咽壁吸着唱”最重要的感觉是:里外通气、上下通气。感到气通声音也就通了。

⑶、“扩张鼻咽腔,共鸣音色向鼻咽腔里集中”(简称“张”)

 沈湘教授的夫人女高音李晋玮教授,对沈湘歌唱法的头腔共鸣技巧曾作过细致形象的描述:“演唱的人只要张嘴一唱,立刻就要找到在鼻咽腔吸气扩张的感觉。鼻咽腔象个‘倒悬的小圆瓶’,口朝下,这个圆的空腔把声音‘拢住’,唱的过程中,一方面让鼻咽腔扩张等着声音吹进去,灌进去,另一方面,让明亮的共鸣音色贴着咽壁往鼻咽腔里集中:音越高,声音越贴着咽壁往后、往上集中。在鼻咽腔扩张状态的笼罩下,声音则象两条对角线,上面集中交汇,下面撇开。心理上有了这种‘贴着咽壁往鼻咽腔里集中音色’的‘对角线’感觉,便可以消除换声的痕迹。这样唱,共鸣的音色明亮,而且统一,高音唱得很省力。以上这些感觉必须建立在深呼吸的基础上。当共鸣音色贴着咽壁向鼻咽腔集中时,必须同时感到气息是贴着咽壁往里吸,往下插。音越高,向上集中的位置越靠后,越高,气息则向下插的越深。主观听觉是往暗里唱,往集中的小共鸣点上唱,客观听到的则是靠前的丰满的头腔共鸣音色。”

 3、共鸣与母音

 “美声”唱法,是以意大利语五个基本母音(元音)a(啊)、o(奥)、u(乌)、e(埃)i(衣)来进行声音训练的。在这五个母音里,前两个是宽母音(口形开口较宽),后三个是窄母音(口形开口较窄)。同时,这些母音各有不同的形状,声乐上称之为母音的“音形”,并有着音响与音色的显著区别。如果,我们以正确的读音念这五个母音时就会发现:a母音最宽、口形开口度最大,声音敞亮,呈半扁半圆形;o母音口形略为收拢成圆形,音色亮中带暗,声音呈圆形;u母音口形开口度较小,双唇撮成圆形,声音呈竖立的椭圆形;e母音(开音节)的口形比a母音略小而横开一些,声音呈扁平形;i母音发音的口形嘴角向外咧开,双唇扁平,声音窄而扁。

 拿唱歌与说话的语言母音做比较,虽然都是用同一母音发声,它在母音的“音型”与音色上既有相似之处,又有不同的区别。说话用纯母音,a就是a,u就是u,不掺别的母音音色。但是,歌唱就不同了,在音乐里“说话”不仅字要“正”,使观众听懂歌词内容,而且,还要呈现出人声在音域、音量、音色方面惊人的艺术表现力,赋予歌唱以“字正腔圆”的艺术美感。

 怎样才能达到“字正腔圆”的歌唱艺术上的要求呢?

 用“混合母音”的办法使母音“圆化”给声音润色,这是意大利“美声”学派几百年积累的宝贵经验。

 所谓“混合母音”,就是在纯母音里混合掺入其他母音音色成份。例如,在纯母音a里掺上o或u母音的音色成份,就使得声音变成 a+o或a+o+u的混合母音的音色;在纯母音e里掺上i的音色,就成了英文第一个字母“A”的音色;在纯母音i里掺上u的音色,就成了汉语拼音的ū(鱼)的音色了。

 “混合母音”,是歌唱发声的重要技巧。它不仅能够使母音“圆化”,给声音润色,达到“字正腔圆”的目的,而且调节共鸣状态、扩展音域、统一声区都离不开“混合母音”的方法。

 下面,谈一谈“混合母音”的成形方法:

 ⑴、“混合母音”的心理成形技巧:

 沈湘教授指出:“‘混合母音’由纯变混,靠的不是嘴,用变口形的方法变化母音和我说的方法是两码事儿。我认为,由纯母音混入其它母音的成份,主要是听觉上的。例如:a母音,在高音区必须混入u母音的成份才能使声音换声,这就是所谓的‘关闭’一加u,就在脑后把声音给‘拢住’了。在高音区里唱a,前面是张大嘴的a的口形,后面想着‘房屋’的‘屋’(u),一想这个字儿的音色,仿佛‘听’见了u的母音,于是,a里带u的‘混合母音’就成形了。因为你在前面唱得是大张嘴的a,虽然在头里混进了u的音色成份,观众仍然觉得你还是在唱a,只不过感觉这个a比中、低音区的纯a音更竖、更立,显得声音高亢挺拔,辉煌灿烂。这种‘前a后u’或‘前开后拢’的技巧,主要靠心理的‘想、听、看’去操作、去完成,口与舌的母音调整则处于被动状态。如果翻个个儿,主动用口和舌去变化母音,声音准是一团糟,用变化口形的方法帮忙,往往越帮越忙,常常搞得下巴和颈部的肌肉很紧张。”

 “混合母音”心理成形技巧的练习方法:

 ①、用闭口“哼鸣”的方法,哼唱‘a、e、i、o、u’这五个意大利元音(母音)。这种“闭嘴说话”的方法,可以使练唱者很容易找到心里“说”、心里“听”的“混合母音”的科学唱法。

 ②、在单一音高上,将闭嘴哼唱五个母音的感觉,转为用a母音大开口的口形练唱。练习时口形不变,用心去唱a、e、i、o、u,舌头自然,松弛地跟着母音的变化而动、舌根不能用力。

 ⑵、不同声部在不同音区中发声的“混合母音”状态:

 男、女不同声部的歌手,在不同音区里发声,“混合母音”的状态各不相同,对此,歌唱手应有清醒的认识。

 沈湘教授指出:“‘混合母音’是把原来的纯母音掺上点儿其他母音的音色成份,而不是把原来的母音唱成其他的母音,和原来一点儿也不象了,这不行。‘混合母音’,不是突变的,而是渐变的:如果顺着音阶由低向高往上唱,掺别的母音音色也是一点儿一点儿往里掺。就拿男高音来说,这个声部有三个音区:从中央C往上的一个八度,是中低音区,基本上唱的是纯a的母音;从小字二组的#C到F,是过渡音区,就要往a里掺o的音色,音越高,掺的o母音的音色越浓,但听着象一个很圆的a母音;从小字二组的#f2到小字三组的C3,是男高音的换声区。在这个声区里演唱时,就要在音区a的‘混合母音’的基础上,再掺上u的母音音色,于是,就变成了a+o+u的混合母音了。对于男声的不同声部来说,虽然各自音区的音高不同,但是‘混合母音’的规律是一致的,那就是说,在自然的中、低音区,唱的是纯a母音。这里说明一点:男声的中、低音声部,在这个音区里没有纯a的母音状态,天生就是圆的a;对女声的各声部来说,‘低音区’是她们的真声区,要唱纯a母音。‘过渡音区’是他们的混声区,或称之为‘换声区准备’,在a里掺上o的音色。‘换声区’是女声各声部的高音区,要在a+o的基础上掺上点儿u的音色。掺u母音的音色成份比例的多少,要根据本人的声音条件而定:戏剧性的掺的u就多一点儿,抒情性的就少掺点儿u,或不用掺u”。

 

 

 

  评论这张
 
阅读(13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