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束

十分钟 年华老去

 
 
 

日志

 
 

读书笔记  

2014-07-27 17:31:51|  分类: 静心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歌苓写作的法宝只有两个:一是读书,二是收集故事。常人无法想象的阅读量让她知道了如何从生活中抽离出故事,写成自己的《百年孤独》。即使不写作,“读书也是一种沉潜的状态,让你和庸俗琐碎区别开来。”

    作品中更多的细节,则来自她听到的各种故事。走出去,行动起来,永远大于空想。

    个人的命运和民族国家的命运总是息息相关的,作家要能写出来。看不到故事背后形而上的东西不动笔。不写没有审美价值的东西。没有哪个作家笔下的主人公在他心里不是英雄,就是有缺陷也是情有可原的人。

    写作中很注重感官视觉,要让读者看到形状颜色,要让读者有触感,要让读者闻到气味,不管人还是物写出来质感。


    小说和诗歌之间一个很大的不同。诗歌重在抒发个人的性情,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读完这首诗,并不明白西湖是什么样子,但是知道诗人当时是怎样一种心情。诗人并不重在表达西湖是什么样子,他要说的可能是西湖以外的东西。而小说有一个物质的外壳,读者对小说所写的物质真实是计较的,小说有义务去还原一个物质世界,不能抽象地写,小说的描写必须是可以被还原、被现实生活所审核的。时代更细微的一些方面,肯定是由小说家来保存的。所以,小说的第一个层面,是对物质的还原、对生活的还原,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写小说,这都是一个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