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束

十分钟 年华老去

 
 
 

日志

 
 

《素书》原始章第一正道章第二  

2016-11-12 16:05:53|  分类: 古文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始章第一   
    原始章是本书总纲,主旨是阐发世道盛衰之起因,治乱之原由。故以“原始”标作章名。全章分为两节:第一节起首提示:“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天下万物皆由道而生,故天地万物无一不体现道。即道的体用及表现形式万物都具备。人为万物之灵,所以,人身的作用及表现形式,更应合乎道。人类社会的盛衰兴亡,治乱变迁,皆由人定。人若体之于道,用之于德,表现于仁义礼,则盛,则成,则治。如果背离了道,自然就失去人身的作用(德)。人失去人身应有的作用(德),则不会有仁义礼的表现形式。这正是导致世道衰败的前因。因此说:“夫欲为人之本者,不可无一焉。”
第二节:说的是明析事理的贤人君子,以道德仁义礼五者的得失,作为审辩世道变迁的准则,故怀器在身,潜居待时。此五者昌行,是好时,是良机,趋而就之,必可大展雄才,辅国安民,成就伟大的业绩。此五者若衰丧,则是失时,只可隐没其身,保全性命而已。
夫道德仁义礼,五者一体也。
道德仁义礼五者总而论之,相似根杆与枝叶的关系。
道德为根杆,仁义礼是枝叶。无论主杆与枝叶,总为一体。
分而论之,如同母与子的派生关系。道德为母,仁义礼为子。从整体而论,此五者的关系,犹如车马的整体、作用及动态表现形式一样,道是车马的整体,德是车马引重致远的作用,仁义礼则指规范的驾驭方式、理想的运动环境。单就人伦规范方面讲,道德是人的内在本质,而仁义礼是外在应物的表现形式。如人有实质的道德诚载于内心,而形体的言谈举止自然有仁义礼的表现形式。儒云:“诚于中而形于外。”正是此义。
 道者,人之所蹈,使万物不知其所由;
*:蹈:践行,实行。
 从宏观方面讲,万物皆在宇宙整体中生存,无论一言谈、一动作,无不举步践行着“道”,实行着“道”。所以,道与物的关系,如同水与波的关系,水即波,波即水,水波一体。道即物,物即道,道物不二。
从微观方面讲,道在人身则为元气,元气足则神旺,神旺则为朴,朴实则器物全,物全则作用强。道在人类则为人伦规范,符合此规范,则家齐国治,社会稳定,而社会稳定,则天下太平。
群生是赖,万类咸仗着“道”,然则因各物所禀受的气质不同,故物不能得道之大全,尽道之全体,故曰:“使万物不知其所由。”
 德者,人之所得,使万物各得其所欲;
*:欲:物顺理将要应该的意思。
万物非道不立,道非物无处体现。道生万物之后,道又内涵于万物之内,物得道者,方可成物。故曰:“德者物之所得。”
老子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神得一以灵,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得朴气而生者,其性稳固而坚定,随其形而成山石;得动气而生者,其性轻浮而躁动,随其形而飞荡;得灵气而生者,其性善思而多变,随其形而成人。道在“降本流末而生万物”的过程中,无不禀得此性,顺应其理,随之而各成其形。故曰:“使万物各得其所欲。”
仁者,人之所亲,有慈惠恻隐之心,以遂其生成;
*:慈惠:博爱,思惠。
*:恻隐:真诚,悲痛,同情,怜悯。
的体性是虚无自然,清静无为,其作用为德,德的表现形 式,是不分贤愚、利害、尊卑、贵贱,应化无方,周遍无遗。相似日月无所不照,如同雨露无所不润,体现于人则为“仁”。“仁”的表现是慈爱忧惠、真诚自然、恭俭谦让,应对事物则为宽宏忠恕、怜悯体恤、忧伤慈悲、遂物顺理,无一物不获其生,无一事不获其成。

义者,人之所宜,赏善罚恶,以立功立事;
*:宜:适宜。
天地万物均在自然相合的适宜之中生生化化。现以朝政论之:君主心正意诚,臣子忠贞清廉,均应以此为宜。若此,国纲必振,万民必理,百业兴旺,四海必服。再以家道论之:父母应以慈爱抚育,子孙应以孝敬赡养,兄应以悌,弟应以敬,夫应以倡,妇应以随。如此,则六亲必合而家道齐。凡事皆然,理顺则事宜,理不顺则事逆,事逆则乱,乱则不安,不安则废。
顺事物之理者为善,表彰而赏;逆事物之理者为恶,决断而罚。故朝政有法,家庭有规,行军有律,工匠自有规矩。欲使物物各得其宜,各顺其理,建立功绩,成就事业,必依“义”以处之。
礼者,人之所履,夙兴夜寐,以成人伦之序。
*:夙:早,朝。
宇宙生成之后,就自然出现天尊地卑的高下之序,然则天地之间的万物生成群体之后,亦会自然出现尊卑有等、长幼有序、男女有别的自然之序。这些秩序是自然的、非人为的。故庄子曰:“宗庙尚亲,朝庭尚尊,乡党尚齿,行事尚贤,大道之序也。”《论语》亦说:“非礼匆言,非礼匆动,非礼匆视,非礼匆听。”由此可证,“礼”是人伦的自然之序,无论清晨的起床,夜晚的寝寐,均须履践遵循而不可失其常。
欲为人之本,不可无一焉。
从整体本质上讲,只求内在的道与德就可代替外在的仁义礼之表现形式。
从作用表现上讲,道德仁义礼五者均须具备而不可缺一。
老子曰:“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王”是万民之首,故以王代人。人的本质及表现形式亦合于道。故《论语》中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既此,人应内心忠诚,体于道,怀于德,应之以仁,处之以礼。
贤人君子,明乎盛衰之道,通乎成败之数,审乎治乱之势,达乎去就之理。
有形有象的事物,在自然之道的运化中,自有生杀之机。故盛衰循环,成败交递,治乱往复,其中有道、有数、有理。天理昭昭,不爽毫发。体之以道德,行之以仁义,践之以礼者,是盛之机、成之象、治之兆。离道德、背仁义、逆礼仪者,是衰之征、败之因、乱之始。故明晓事理的贤人君子必依道德仁义礼五者的得失,作为明辨盛衰、通晓成败、审察治乱的准则。若此五者失,则避而去之,五者备,则趋而就之。
故,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
是故贤人君子审时度世,不苟安,不妄为,怀器隐居,以待时机,犹如农夫耕作,伺节气,不失时,逢时令,不失机。如此不但能尽其辅国安民的人臣职责,而且能成就绝代伟大之功绩。故《周易·下传》中说:“公用射隼于高墉,获之后无不利。”子曰:“隼者,禽也。弓矢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喻君子有利器藏之于身,等待有利的时机方才行动,出猎必定有获。
如其不遇,没身而已。
贤人君子,怀器于身,若时不至,机不到,只能隐没自身,只求保全生命而已。故《庄子·人世间》中说:“孔子适楚,楚狂人接舆游其门曰:‘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 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他是说,孔子到楚国去,楚国狂人接舆到孔子的门上说:凤啊,凤啊,你的德行怎么这样衰败。未来的世道不可等待,已往的世道不可追回。天下有道的时候,圣人可以成就事业。天下无道的时候,圣人仅仅保全生命就行了。尤其在当今的世道,应求避免遭受刑罚。
是以其道足高,而名垂后世。
以此行于万物,功绩伟大,道德足高,随之不但名显当时,而且功垂后世,子孙祭祀不辍。 

正道章第二
    正道章,“正”即证也。证自然之道的作用及功能,故以“正道”为章名。
    此章主旨,是阐发自然之道的作用及功能。本章共分三段,第一段是以出乎其类,拔乎其萃——“俊”的德行才质来证明大道的体性。第二段是以坚强刚毅,人中殊甚——“豪”的仪表、清廉来证实大道的作用。第三段是以特出卓越,刚毅坚贞——“杰”的浩然正气来证明大道的功能。
德足以怀远,
    德:能体现自然之道整体作用的谓之“德”。德行充实于内心 的人,道的作用及人的精神似电波一样,流露发射于宇宙之中, 他的神气力量在无形中吸引着万物,故使人内怀喜悦之心,近者 归,远者服。正如老子所说:“善结,无绳约而不可解。” 
《庄子·德充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卫国有一个德行纯全而面容丑陋的人,名叫哀骀它,男子和他相处,不想离开,女子见了他,宁愿给他当偏妾,不肯给别人作正妻。他一无权势地位,二无钱财,三无超人才能,然而人们都愿依附他、亲近他。这正是本书中所说的“德足以怀远”。又如《尚书·大禹谟》中记载说,舜让位于禹时,有苗国不愿顺从,舜让禹以兵力征讨,有一个名叫益的大臣劝说:“唯德动天,无远弗届,满招损,谦受益,时乃天道。”于是舜班师回朝,增修其德,七旬之后,苗国自来朝贡。
信足以一异,
 
*:信:信赖。 
*:一:综合,统一。 
*:异:不同。
    天地之间,品物万类,各因所禀,各据特性,巧拙贤愚,强弱刚柔,飞潜动植,胎卵湿化,金木水火,男女雄雌,三教九流,士农工商,异类同载于统一的大化之中。因物物禀赋不同,所以趋去背向有异,爱恶取舍有殊,以致“方以类聚,物以群分”,然则用何方法使这些千般异类达到综合统一呢?以奸诈虚伪来笼络,是为苟得,待识破之后,仍会分离。以诡怪奇计来诈骗,是为苟安,物必以此还报于我。既此,用奸诈诡计综合异类,不可济事。故必以诚实(信),可使群体统一,互为生息,相安协调。何以知其然也?金木水火四类物体,它们的性质与现象,不但截然不同,而且,各据特性而相克。唯独宽广、忠厚、诚实、稳固的土(大地)能使四类综合而统一。木非土不长,金无土不生,火离土不燃,水背土泛滥。因此,人应取法土的诚实稳固之德,对事物应以宽宏、忠厚对待之。表里如一,言行一致,方可取信于民,统一异类。
义足以得众,
    处事接物,应无一事而不顺其理,无一物而不得其宜。愈是如此,必愈足以服众。
才足以鉴古,
*:才:贤能,才干。 
*:鉴古:评定。
    禀赋先天正气之厚者,后天的才质肯定强足,智能敏捷。这种人能通晓事物之间的情理,更可识别往昔之所事,鉴定古人之所为。例如,文王能识辨八卦易象之数,故为卦爻作辞以告吉凶。孔子能理解先圣修齐治平之道,纂六经垂训后世,盖因禀赋之厚,才质充足所致。
明足以照下, 

*:明:光明。
    自然之道的体性是“湛然常寂”,清彻透明。泰山虽大,尽照其表。秋毫虽小,咸察其里。人禀道的这种体性,则心境圆明,虚白朗曜,无处不照,无所不烛。常人因七情六欲、私心虑念过甚,障蔽了自性,致使空白的心地一团漆黑,不能自明。因此,人应遣除私欲,驱逐情妄。庄子曰:“虚室生白,吉祥止止。”如此,先天性体,自然充足,犹如日月高悬,万国九州,尽照无遗,善恶是非,全览无漏。
    君子如能体此性,则心正意诚,能明察下臣之忠奸;臣子如体此性,则心地清廉,可辨万民之是非。
此人之俊也;
*:俊:才智超群,出类拔萃。
    在人群中,德才兼备,信义充足,能出类拔萃的人,称之为“俊”。因此,欲为人类之俊者,则必须具备德性纯全、信义实足、才质超群等条件。
行足以为仪表,
*:行:行为,表现。
*:仪表:容貌、姿态、标准、楷模。
    行为端庄、肃穆、威严,如此则能给人们在做人上作楷模与典范,在行事上作标准与师表。故《诗》曰:“穆穆文王,于辑熙敬止。”又云:“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论语》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其为父母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以上均是描述道盛德善的君子,言行举止的肃穆庄严,使人们慕悦而足可取法的“仪表”。
智足以决嫌疑,
*:嫌疑:疑惑。
   心地迷罔,知见窄浅,遇事必然疑惑,心念踟蹰,优柔不决。唯有天性敏捷,智见广足者,逢事才能决然果断,析疑解惑。
信可以使守约,
*:约:事先商定,共同遵守的盟约。
    内怀忠贞,诚实无妄,那么在彼此交接事物的过程中,在遇到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可以坚守事先商定的盟约。
廉可以使分财,
*:廉:廉洁。
    清白廉洁,不沾不污,心地公平,无私无偏,如此则处事必公,分财必均。
此人之豪也;
    才高智广,人中殊甚者称豪。
    “豪”的条件是:庄敬言行,有足以为人们取法的“仪表”,博学智广,遇事而能明断是非,诚实无妄,与物交接能坚守盟约,处事公正。
守职而不废,
*:职:职责,职位。
*:废:背离,抛弃。
    身负关乎国家安危的职责,应当逢艰险而不逃离,临大难能坚守。如守关将陆登,临杀身之险而不离职,此之类也。
处义而不回,
    内心忠贞,坚守理义,于生死关头,确然不改初衷。桃园结义,关云长宁死于土山而不肯投曹,此之类也。
见嫌而不苟免,
*:嫌:疑忌。
    被人猜疑不急于为自己辩解避嫌。
见利而不苟得,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不道不德、不仁不义而得者,均为饮鸩止渴、割脯救饥,苟得一时片刻而已。故特出卓越的人,见利必察其可否,不会唯利是图,见利忘义。
此人之杰也。
*:杰:特出而卓越
    坚贞、刚毅、公正、浩然、不苟免、不苟得,以此超出众人之上者为“杰”。其条件是,艰难确然而不废其职,迫生死而能恪守其义,不苟且于非理,不苟得于非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