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束

十分钟 年华老去

 
 
 

日志

 
 

探寻救赎人生苦难的有效途径,寻找充满诗意的栖居地  

2017-03-05 17:19: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品赏析:超越表象的痛苦,直抵命运的本质,寻觅悲剧背后的原因。用自己的艺术的明亮的光芒,来照耀那些掩蔽着贫困和社会不义的阴暗的隐秘场所。

主题思想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讲述了一个未亡人为排解丧夫之痛而作的一次旅行活动,特别是讲述了旅行见闻,表达了"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的哀伤。但深入研究,就不难发现除此之外它还充斥着对"人性的丑陋与邪恶"的展示与哀叹,再一次深深发出对"芳草"、对美好人性复归的真切呼唤。如果每个人都能够革除自私、贪婪、欺骗、报复等丑陋的人性,都能够尊重生命、珍视生命、遵守公共规则和道德,那么,悲剧就是可以避免的。换言之,人身上的弱点、人性的丑陋,是摧残生命的一种力量,是造成人生悲剧的一种原因。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面前,当芸芸众生都沉迷于"夜晚"和"沼泽"中时,尤其需要有人发出"灵魂"的呼告,以自己灵魂的痛苦和献身的精神来承担人类的眼泪、不幸和苦难,帮助人把自己从兽性的桎梏和野蛮的深渊中解放出来,教会人们懂得优雅、得体、高贵和尊严的意义,而不蛊惑、纵容人沉溺于极度自私的道德放纵和精神堕落。

艺术手法:意象

    1、"夜晚"意象。是对存在状态的隐喻,在小说中具有定性的作用,传达出作者对生活及人生的理解。蒋百嫂反复地吟咏:“这世上的夜晚啊-- ”这是对现实宿命般的认识和在此基础上所具有的无奈与鄙视。她的丈夫已经进入万劫不复的夜晚,永远没有了白天,更别奢望葬礼,别奢望墓地,而她今后的所有日子,甚至漫漫一生,也将在暗无边际的夜晚中延宕。在此,处于黑夜的蒋百嫂和夜晚这两个意象互相隐喻,发生关联,成了整篇小说的核心。而"夜晚"对于叙述者"我"来说,更是目击人生真相和生命限度的必备场景:魔术师丈夫死于夜晚的一场车祸,蒋百蹲坐于永是夜晚的冰柜变成沉默的冰山,陈绍纯在夜晚被一幅艳俗的牡丹图砸死??痛苦的记忆如同世界上所有的黑夜一样笼罩在人们心头,无法释怀,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不承受的"夜晚"之痛。黑暗,阻断了人们渴望的幸福和安宁!

    2、"蝴蝶"意象。小说末尾"我便将那个盒子打开,竟然是一只蝴蝶,它像精灵一样从里面飞旋而出!它煽动着湖蓝色的翅膀,悠然地环绕着我转了一圈,然后无声地落在我右手的无名指上,仿佛要为我戴上一枚蓝宝石的戒指。"口 这一"蓝色蝴蝶 的意象成为一个在读者阅读时引起审美注意的关节点,它唯美、悲弱、淡雅、婉约、温柔、诗意的特质,让人产生淡淡的失落感的瞬间又会让温暖油然而装满胸间。这弥漫在文本中婉丽凄迷的造境可谓感伤的温情抒写,说它是"气氛"也好"情调"也罢,可以确定的是升腾起缕缕诗意氤氲在文本间,形成了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借用霍桑的话就是"一种诗意的??境界,这种境界不必要??什么真实性??"不但满足了人们祈求主人公爱情追忆之旅的超越与圆满的心理,而且蕴涵了更深刻的思考,造就了更为宽阔的审美空间。

    3、"银河"意象。这一意象传达出"我"对磨难的超越和高境界体认。因为银河上接天际之苍茫,下引地上之泉流,永存天地之间,它苍凉却不失温暖,凝重而不失明朗。小说结束之际,"我"凤凰式的涅粱是借助于在云领的引领之下完成的。在幽静恬谧的清流之夜,"我"身处小溪、河灯、明月之间,心灵之伤痛刹那间获得了稀释和修复。"魔术师"丈夫的死尽管让"我"的人生变成了一轮残月,让"我"的世界和生命满溢出无法修补的残缺,但是相比陈绍纯无人倾听的孤独,以及抱憾而终的宿命,相比蒋百嫂陪伴冻在冰柜无法安葬的丈夫,仍然为了生存要挨过的漫漫长夜,我毕竟拥有过与魔术师丈夫心有灵犀的过去,我毕竟用葬礼为他画上了人生的休止符。因而知道了云领一家的遭际,想起蒋百嫂的过往,"我突然觉得自己所经历的生活变故是那么那么的轻,轻得就像月亮旁丝丝缕缕的浮云。"嘲所以在清流,"我"把忧伤、悲痛、虚空与河灯一起放走,于是"心里不再有那种被遗弃的委屈和哀痛,在这个夜晚,天与地完美地衔接到了一起,我确信这清流上的河灯可以一路走到银河之中。"口 这一浪漫唯美的场景可谓赋予了夜晚应有的美好希冀,重新赋予人生应有的温暖亮丽。显然我们看到一个身陷生之困境的女主人公内心自我救赎之后完成了她的涅椠,耀现出普度众生的大悲悯情怀,至此"我"史诗性的成长伴随着蓝色蝴蝶的停落终于圆满落幕。

死亡的叙述
    作品虽然没有刻意描绘死亡,但作者渲染的情绪、调制的色调和作品中营造的氛围已经足以告诉我们,死亡的严重和对人们心理与精神的深刻触动。作者关于死亡的叙事方式还直接与民歌、民间故事、鬼神故事等勾连起来,其实这也是中国古典文学的一种叙事传统,《西游记》、《封神演义》、特别是《聊斋志异》等无疑是这种叙事资源的渊薮。这里存在着一个重要的隐喻关系,在传统民间叙事包括文学作品中,历来指认为阳间和阴间二分世界,阳间即生的世界,阴间即死(鬼)的世界;阴间是阳间的延伸,即死是生的延伸;换句话说,在民间叙事中,生和死、人和鬼是生命的两种状态,民歌、民间故事、鬼神故事成为一种有力的引证,说明生命不灭,生命永恒,死亡只是生命进入另一种状态的关口,他人的哀伤、哭泣就成为了祭奠生命转入另一种状态的仪式。这种叙事方式满足了作者理性世界的需求,实现了精神升华的期望。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里合理地利用死亡这个虚拟世界形态的特性,以自己对死亡的切实感受牢牢确立对死亡的阐释权,让死亡反照现实,让死亡叩击灵魂,达到了高度的文学效果。小说亦真亦幻,在悲戚中叙述死亡的故事娓娓道来,随着作者的情感流动舒缓推进。考察了民歌和鬼故事,感受了民间死亡。

"死亡是《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主旋律,它在小说里一遍遍奏响,密集到令人不能喘息的程度。"在这部小说中,死亡以两处奇崛引入注目。一,密。在一部作品中死亡呈现出如此令人咂舌的密集程度,简直令人生畏,但更多的,是悲悯心的生发。作品本就是从一己之悲延展到众生之痛的。先是温暖作伴的丈夫的死去一一丈夫生前悉心呵护"我",而"我"也是丈夫最珍视并唯一能欣赏的花朵,岂料生死难测。接着便是乌塘镇现实生活中甚至连带鬼故事、民歌中的死亡一一对命运失去掌控的矿工,白天进了矿区不知晚上能否回得来,如若再摊上一个来乌镇特意"嫁死"的老婆,昼夜都没有半点温暖可言。被误判死刑无辜枉死的女人,鬼故事中因怜悯孩子挽救妻子而杀死自己恶毒母亲的男子,被自己改涂后的俗艳牡丹图画框意外砸死的歌者,被理发店顾客的宠物咬后得狂犬病死去的张云领母亲,被轻易拥有医护执照的兽医的青霉素要去了性命的小摊主的妻子??二,死亡的荒诞不经。追究魔术师之死,归因竟是急着往家赶的菜农的一泡尿。菜农却也生生觉得委屈一一如果不是当天菜摊生意好,如果酒馆未送一壶免费的茶,如果同伴帮他分担着多喝一些茶,如果僻静处没有那对亲吻的情侣,如若街上不安红绿灯,悲剧或可免于发生。其实,这是种种"偶然"之因促就的"必然"之果,是生活自身荒诞性的折射。魔术师温文尔雅,美好得如同梦幻,而他为了生存也不得不屈就,被逼于声色犬马之所讨生活。这正是生活的可堪痛心之处。唱纯正大悲之音的陈绍纯,为了成全牛枕对母亲的一番孝心,无奈委屈自己的画作,硬是给牡丹涂上不忍目睹的俗艳轻浮之色,结果,这个曾历经劫数、真正懂得艺术和生命的歌者反被画框吞噬掉性命,着实极具反讽之味。其他几处的死虽借叙述者之口淡淡道出,背后的悲凉之味却极深重。

时空转换下的反衬对比
    小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城市、乌塘、三山湖三个空间的转换,带领读者一步步感受到主人公"我"的自我救赎和自我超越。在这三个空间里,城市象征着死亡。"我"的丈夫在城市里意外过世,成为整部小说的发端;乌塘象征超越,"我"通过在乌塘的见闻了解到世间还有更加深刻的苦难,从而逐渐消解了"我"自身的苦难;三山湖则是一个治愈身体和心灵的超验空间,我在红泥泉里缓解了身体上的疲惫与病痛,也在月光下的清流中实现了对亡夫思念之情的释怀。在这一过程中,主人公生命的体验不断得到深化,既具有佛教中的"超脱"意味,也具有一定的生命美学价值。这篇小说的又一特色之一反衬对比,在时空转换的过程中,会比在单一时空中更具有冲击性和延展性。

第一,以死反衬生,即以死亡的恐怖和毫无道理反衬生活在这样的现实下的人的辛酸和艰辛。蒋百的"被失踪"自不必说,主人公"我"的丈夫被一辆瘸腿摩托车撞死;早点摊主的老婆被兽医冒充的医生治死;画匠陈绍纯被悬挂着的画框砸中脑袋而死;小男孩云岭的妈妈,也是独臂男人的妻子,被小狗咬伤后没有去医院,最终得狂犬病而死??这些死亡的意象贯穿故事始终,无论是正面描写人物的死亡过程,还是通过"未亡者"的叙述侧面体现死亡,这些死亡方式都是看似荒诞和毫无道理的。生命的无常似乎才是这里永恒的主题,由此便衬托出了故事中人物的坚忍和不易。

第二,以景色和歌声的美丽反衬死亡的阴暗可怖。三山湖风景秀丽,乌塘虽说不够迷人,但它的每条街巷都有一个温和的名字,而且这里住着辛苦过日子的夫妻和拥有美妙歌声的老人。然而死亡在这里是无法摆脱的:下井挖煤的人每天出门都要"多看老婆孩子两眼",晚上可能就回不来了;死去的蒋百蜷缩在家中的冰柜里,再也感受不到温暖;云领妈妈死前痛苦地挣扎,近于癫狂??生活的美丽温暖和死亡的丑陋不堪在故事中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带给读者极大的心灵震撼。

第三,主人公在一路的见闻中,从个体伤痛体察出了他人的伤痛。小说以"我"和魔术师的爱情作为发端和主线,但整部作品主要讲述的却不是他们的爱情故事,而是主人公一路上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他人"。"我"的伤痛与这些人的伤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我"失去丈夫的痛苦在蒋百嫂看来是微不足道的。"你家这个变戏法的死得多么隆重啊,你还有什么好伤心的呢!他的朋友们能给他送葬,你还能最后亲亲他,你连别人送他的花圈都不要,烧包啊,有的人死了也烧包啊。你知不知道,有的人死了,没有葬礼,也没有墓地,比狗还不如!狗有的时候死了,疼爱它的主人还要拖它到城外,挖个坑埋了它;有的人呢,他死了却是连土都入不了啊! 刮这是蒋百嫂在听了"我"对丈夫葬礼的叙述后的反应。在常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痛苦却得不到她的同情,是因为她有比我更沉重深切的苦痛,那是有着更深刻背景、更复杂历程的苦痛。"我"在理解了她的伤痛后,逐渐走出了个人的沉浸。

人性叙述

不可分割的困境
    小说中通过自我哀伤的化解过程,把目光更多地投注到社会底层小人物的现实困境中去,它成为小说创作和谐旋律中的一个不和谐音,迟子建叙写的一个个悲剧故事,让读者和主人公"我"一起直面那些无可回避的惊心动魄。作者在文中借魔术师之口说出:"生活不能没有魔术","变戏法"也是人生面对苦难时一种积极的消解方法吧,人都得不断寻求灵魂的涅盘和自我的超脱。"我"从一脚踏在灰蒙蒙的乌塘开始,便被这个小城镇上人们的各类苦难悲痛所淹没,"我"本来是与外界隔绝的,内心只有痛失魔术师丈夫的悲哀,是"我"的不幸和痛苦与乌塘悲苦小人物们的痛苦磨砺链接在了一起从此再不可分割。在这种心灵共鸣的观照中,"我"终于明白虽然失去了魔术师,但生活却不能没有魔术,人生不能没有希望和爱愿。当穿越夜晚的黑暗与疼痛,作者在大悲痛之中给予的温情和抚慰,使主人公和作者本人渐离痛苦的深渊,从而在无边的困境中寻找到释放心灵的出路。

温馨的生活片段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不乏温馨的生活片段描写,生活中的亲情和爱情往往流露于那些琐碎的生活往事中。肇事农民的喋喋不休显示了寻常夫妻生活的甜蜜缱绻;;周二夫人生活中的爱意隐藏在 "时不时的斗嘴"中。在小说中,死亡和悲痛不可避免,但生活仍将继续,正如那些生性单纯的儿童一样,在痛苦过后会乐观地生活。虽然刚刚哭过,甚至脸上还挂着隐约的泪珠,蒋三生却可以很快 "变成像一个甩着长尾巴的小松鼠抱着松塔似的抱桌酒菜快乐地前行"。小说中人与人之间,甚至人与动物之间的温情与善良随处可见,泛着人性的光辉与美好。正是透过这些场景的描写,人们终于又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人生的美好。在死亡的黑暗中,生命如同一束耀眼的亮光照亮你我。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